觀察 | 從177起通報看形式主義、官僚 主義問題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2020/1/2 17:10:35 閱讀次數:138

以黨的政治建設為統領,堅決破除形式主義、官僚主義是十九屆中央紀委三次全會重要部署。2019年,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共通報曝光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177起,處理383人,點名道姓通報286人。我們對這些問題進行了梳理分析,一起來看看其中有哪些特點和表現。

四類突出問題占比較高

形式主義、官僚主義阻礙黨和國家各項事業健康發展,全國各級紀檢監察機關持續緊盯形式主義、官僚主義頑疾,確保整治工作取得實效。


從中央紀委辦公廳印發的《關于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精神 集中整治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的工作意見》中明確重點整治的12類突出問題來看,“不顧實際情況、不經科學論證,違反規定程序亂決策、亂拍板、亂作為”方面的問題最突出,共計64起,占全部問題的36.2%。比如,2017年,青海省黃南州尖扎縣委常委、縣政府原常務副縣長華志等人在扶貧貸款項目中盲目決策,在未做好項目可研、立項等前期準備工作的情況下,盲目與銀行簽訂9.4億元精準扶貧貸款合同,約定首期發放貸款資金5億元,貸款期限為20年。因沒有可實施的扶貧項目,尖扎縣將其中3.5億元以定期存款方式存入銀行,產生存貸利息差額652萬多元,造成重大經濟損失。

占比第二高的是“弄虛作假,編造假經驗、假典型、假數據,瞞報、謊報情況,隱藏、遮掩問題”問題,共計50起,占全部問題的28.2%。比如,2018年,廣州市荔灣區住房和建設局違反辦文程序,沒有按要求辦理行文呈批手續和編列文號就制定印發《廣州市荔灣區住房和建設局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的工作方案》。當年8月中央掃黑除惡督導組督導期間,該局弄虛作假,倒簽行文呈批時間至2月并重編文號,造成嚴重不良影響。

兩類突出問題占比并列第三,分別是“漠視群眾利益和疾苦,對群眾反映強烈的問題無動于衷、消極應付,對群眾合理訴求推諉扯皮、冷硬橫推,對群眾態度簡單粗暴、頤指氣使”問題,以及“學風漂浮,理論脫離實際,只為應付場面、應景交差,不尚實干、不求實效”問題,兩類問題的數量都是23起,分別占全部問題的13%。比如,2018年10月,有群眾向山東省德州市委到陵城區現場接訪的領導反映,其所住家屬院地勢低洼、污水內灌,住戶家中廁所無法使用,要求對院內已封堵的公廁進行改造。陪同接訪的陵城區政府負責同志,明確要求區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局于當年11月20日前對公廁完成改造。該局時任黨組書記、局長張洪勇等人,對群眾訴求推諉扯皮、消極應付,致使反映問題長時間未能解決,造成不良影響。

在通報的177起問題中,“便民服務單位和政務服務窗口態度差、辦事效率低,政務服務熱線、政府網站、政務APP運行‘僵尸化’”方面問題共計7起,占全部問題的4%;“在工作中空喊口號,表態多調門高、行動少落實差,熱衷于作秀造勢”問題共計6起,占全部問題的3.4%;“單純以會議貫徹會議、以文件落實文件,做表面文章、過度留痕,缺乏實際行動和具體措施”問題,以及“‘新官不理舊事’,言而無信,重招商輕落地、輕服務,影響營商環境”這兩類問題分別各有2起,占全部問題的1.1%。

涉及精準脫貧、污染防治的問題集中

脫貧攻堅是實現全面小康的關鍵所在,2019年是打贏脫貧攻堅戰、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關鍵之年,各級紀檢監察機關集中整治脫貧中的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為取得脫貧攻堅戰的勝利提供堅強紀律保障。


從通報內容上看,扶貧領域的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的通報共計32起,占全部問題的18%。比如,2016年至2017年,廣東省汕頭市潮陽區棉北街道黨工委委員方少群在擔任街道精準扶貧攻堅領導小組常務副組長兼辦公室主任期間,責任意識不強、工作作風漂浮,停留于“輪流圈閱”“層層轉發”、以文件落實文件,未結合實際制定脫貧計劃和措施,未按要求精準收集上報扶貧對象數據,未按規定入戶幫扶,未確定具體產業扶貧項目造成扶貧資金閑置浪費,導致該街道脫貧工作滯后。2018年8月,方少群受到黨內警告處分??話叨?,精準脫貧中的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是全國各級紀檢監察機關集中整治的重點內容。

污染防治是三大攻堅戰之一,在通報的177起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中,涉及污染防治的問題共計25起,占全部問題的14%。比如,天津市薊州區出頭嶺鎮小稻地村1號坑塘內生活垃圾漂浮物長期未清理,導致該坑塘水質被嚴重污染。同時,坑塘周邊有大量廢舊菌棒等生產垃圾,對生態環境造成不良影響。該鎮黨委副書記張曉初作為該村包片領導,對坑塘環境沒有定期檢查和督促整改,監管職責缺失,對此問題負有領導責任。鎮水利站站長魯國東作為該村包村干部、該坑塘環境衛生監督巡查具體負責人,日常巡查流于形式,失職失責,對此問題負有直接責任。2018年8月,張曉初受到政務警告處分,魯國東受到政務記過處分。

通報數據顯示,民生領域的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比較集中,共計30起,占全部問題的16.9%。比如,2015年,甘肅省文縣石雞壩鄉哈南村在實施危房改造過程中,未嚴格落實有關要求,未按規定完成改造任務,存在重復申報、弄虛作假等問題。對此,縣住建局副局長張海春作為時任縣住建局分管領導,沒有及時發現和糾正問題,負主要領導責任;時任石雞壩鄉鄉長、鄉危房改造領導小組組長、哈南村包村領導蔡全林監管不力,項目實施、驗收等環節失職失察,負主要領導責任。2019年3月,張海春、蔡全林分別受到黨內警告處分。

精準運用“四種形態”量紀執紀

破解形式主義、官僚主義頑疾,需要實事求是,具體問題具體分析,深化運用監督執紀“四種形態”,精準量紀執紀。

數據顯示,共計182人次被給予黨紀處分。其中,黨內警告處分104人次,黨內嚴重警告處分60人次,撤銷黨內職務處分7人次,留黨察看處分7人次,開除黨籍處分4人次。

被給予政務處分的共有99人次,其中,警告38人次,記過36人次,記大過5人次,降級4人次,撤職12人次,開除4人次。

除黨紀政務處分之外,約談4人次,誡勉20人次,責令作出檢查3人次,立案審查4人次,移送司法5人次,其他處理方式75人次。

對典型案例進行通報曝光,有利于形成震懾效應。精準運用監督執紀“四種形態”體現的是嚴管和厚愛,該適用哪種就適用哪種。通報內容顯示,被通報的383人都受到了黨紀政務處分或其他處理,其中第一種形態104人,第二種形態254人,第三種形態16人,第四種形態9人。


力戒形式主義、官僚主義是加強作風建設的重要任務。從職級來看,被點名道姓通報的286人中,包含廳局級4人,縣處級38人,鄉科級218人,村(居)干部26人,分別占全部人數的1.4%、13.3%、76.2%、9.1%,鄉科級干部所占比重最高。鄉科級干部和村(居)干部離群眾最近,直接影響老百姓對黨的作風的評價,數據進一步印證,重點整治群眾身邊特別是群眾反映強烈的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突出問題的必要性。

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積弊甚深,新問題也時有發生。要把整治形式主義、官僚主義這項政治任務完成好,必須要抱定咬定青山不放松的決心,發現一起堅決查處一起,一錘錘持續用力敲下去。(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馮國剛 | 制圖 李柏逸)


{ganrao}